• <menuitem id="5hubs"></menuitem>
    <dl id="5hubs"><menu id="5hubs"><small id="5hubs"></small></menu></dl>
  • <li id="5hubs"><tr id="5hubs"></tr></li>
  • <dl id="5hubs"><s id="5hubs"></s></dl>
    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窃忆追凶 作者/田烨然

    发布时间:2017-09-25 09:22|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19981;叮?#35831;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街道尽头有家便利店,屋子里橙色的灯光总觉得站在那里会比较暖和,从我这个顿点开始慢慢移动镜头,如果你的角度够好的话,可以从这双棕色的马丁靴开始,会看到静谧而又漆黑的夜,也会看到洁白无瑕望不到其他颜色的雪,我不想踩下去,心里认定这样做无疑?#31363;?#36427;了这个世界上久违而又唯一的单纯。

    雪不属于这个世界,严格地说,是白色的雪不属于这个世界,从千禧年后,这个被工?#28783;?#24687;所包裹的小城镇已经有十多年没有飘过如此干净的雪花了,往往都是令人生厌不得不戴上帽子的灰烬,所以,别再说好怀念童年的日子,贪念这个词更为恰当。

    下了出租车后,已是凌晨一点,我不知道一个人孤单地在道?#20998;?#22830;站了多久,反正青色的路被铺成了白,黑色的头被染上了白,行李箱乖乖地立在我的左腿旁边,它不冷,因为它的材质是从北极熊身上扒下来的,我松口气,想?#35759;?#27687;化碳归还给大地,归还给眼前这个早已不属于我的故乡。

    手机铃声吵醒了我内心的感慨,从大衣里兜?#24515;?#20986;手机,僵硬的手指划了半天,才接通女朋友打来的电话,无非是一些嘘寒问暖?#36393;?#21040;达的话语,我装作?#25512;?#30340;样子寒暄了几句,?#19994;?#20102;电话,迈开了?#36136;?#30340;步子,活着,总是要走,即便这些雪是上天给予大地善良的恩赐,但是,客观地讲,关我屁事。

    推开便利店的门,会听到风铃声,几根玻璃管交互碰撞发出的细碎声很?#31363;?#32819;,订好的酒店就在不远处,所以我打算买一杯速冲咖啡泡个面再去睡觉,值班的收银员是个姑娘,背对着我拿着手机在扫着福卡,看起来专心致志,恐怕我?#37027;?#22312;架子上偷偷藏几条口香糖也不会发觉,我随便选了一?#20449;?#38754;,走到了收银台前放在了上面,姑娘双手端着手机做了一个向后转的姿势,那后置摄像头正好对住了我脸,只听见“叮”的一声,姑娘忽然手舞足蹈起来。

    我保持着懵圈的状态看着转圈的姑娘,全然不知出了什么情况,紧接着便听到她喊了一句:“我终于扫到敬业福了!”

    大概高兴了有那么半分钟,她才面带微笑地放下手机,拿起泡面扫了一下条码说:“三块二,请问还有什么需要吗?”

    我边掏零钱边说:“一杯咖啡。”

    她又把泡面放回到桌子上,转身走向咖?#28982;?#21160;作很娴熟,应该?#31363;?#36825;里工作了很长时间,当然我现在思考的重点不是姑娘,而是为什么扫我的脸会扫出敬业福,难道我的脸是一个福字的模样?不会,棱角分明的人是长不出福字的,而且?#19968;?#25140;了眼镜,再加上那双酷似蜡笔小新的眉毛,只能构成个囧字。

    她终?#35879;?#36807;了身,拿着咖?#28982;?#32531;向我走来,这次我看清了她的脸,有一?#21482;?#22914;隔世的熟悉感,那双眼睛我曾直视过不止千次万次,那酒窝让我真正露出过开心的笑容,那嘴唇的味道是香草冰激淋味的。

    为什么我知道得这么清楚?

    可是我记忆中却没有她,丝毫?#20063;?#21040;一点影子。

    她走到我的面前,满脸疑惑地望着我说:“你怎么了哭了?”

    我并没有感受到眼泪划过脸颊那咸咸的刺痛感,所以我并没有选择去擦拭它,而是伸出手想要接过姑娘手中的咖啡,咖?#35748;?#26159;避开我似的掉向地板,全都洒在了我的皮鞋上。

     

    1、

    惠恩面前的他像是一团浓雾突然开始瓦解,原本实实在在的人体轮廓从头发开始慢慢变成了蓝色的颗粒,在朝着某个不知名的?#36739;?#28044;去,就连周围的一切也发生了同样的变化,甚至手中的咖啡也失去了温度,开始一点一点地分化,她想要大喊,却发现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当四周的环境扭曲逐渐停止后,她的眼前变成了一望无尽的深?#19969;?/p>

    这一刻她终于崩溃,泪腺比任何被惊吓后的神经?#20174;?#26469;得还要快,泪水哗哗地不断从眼眶溢出,清晰地可以听到泪滴啪嗒啪嗒掉在地上的心碎声,那一声声的回响又被反弹到了额头里的大脑,泪水附和着再次流出,就这样,循环往复,?#20013;?#19981;断,啪嗒啪嗒,哗哗啦啦。

    站在放映机前的?#26448;?#30524;看惠恩的情绪快要崩溃,赶紧脱下自己身上的大褂跑了过来披在了她的身上,其余的设计师?#26029;?#22320;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关好了放映室的房门。

    ?#26448;?#25226;温和的大手放在了惠恩的头上,柔柔地摩挲着,他从?#32435;?#30340;外口袋取出手绢,轻轻地擦拭着她眼角的泪水,不再啪嗒,就不会再有回响,循环的恸哭也可以瞬间停止。

    惠恩猛地把?#26448;?#25512;到了一边大声喊道:“我明明就要握住他的手了!为什么关掉了放映机?”

    ?#26448;?#25972;个身子倒在地上,双手高举,无奈地摇摇头说:“惠恩,你是知道的,全息投影只是立体的画面,是无法触摸的,这样下去你的情况只会越来越糟。”

    “你们不是搞科研的吗?为什么不弄个可以触摸的全息投影。”

    “从科学的角度出发,这个是很难实现的。”

    “?#26448;?#27714;求你帮帮我,我忘不了明?#20572;?#25105;只是想把和他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

    “通过生者的记忆,重现与死者的生活和交流场景对于生者来说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情,我之前已经跟你说过来,那只是你脑海内生成的记忆被影像化了,?#24515;?#27785;溺其中,一周来两次就好了,可是你天天来,精神上很受挫伤的!”

    “我只想快速地把这个视频完成,赶上在明晖的忌日?#21916;?#25918;。”

    “我建议你休息三天再来。”

    “不,继续!”

    “惠恩!你这样下去会缩短寿命的,这机器的辐射很?#30475;蟆?rdquo;

    “我恨不得马上去?#28291;?#21487;是我又丢不下家里人,如果你不同意,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惠恩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把小型匕首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这可把?#26448;?#30528;实吓坏了,他迅速地夺过她手中的匕首说:“我不是说过携带金属物进?#26032;?#21046;,会受到干?#24597;穡?rdquo;

    “你会阻止我一直录制,所以我才备把小?#21486;?#36825;样你就不会阻止了!”

    ?#26448;?#21497;了口气,从地面上站了起来说:“你先休息几分钟,我把设计师叫进来,一会儿继续录制。”

    他转身,心里骂了句脏话,早知道就应?#20204;?#38500;惠恩和明晖的记忆,虽然法律上不允许他那样做。他对着窗外正在吃盒饭的同事拍了拍手,示意他们录制继续,那些设计师也是无奈地耸?#22987;紓?#24779;惜着窗户里那个大如天上明月的备胎。

    惠恩喝了一大杯温水,接着闭上了眼睛,她的脑袋有什么零散的数据在转,转动停下的刹那,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人群众多的空间内,她踮起脚尖看了接机口的字样,这让她想了起来。2023年12月14日傍晚六点十三分,明晖会从接机大厅的出?#35879;?#36827;来,?#21364;?#30528;她的是一个巨大的?#24403;А?/p>

     

     2、

    我傻傻地盯着透明隔板里的空间,发现惠恩在白色的病房里开始奔跑,脸上洋溢着喜色,兴高采烈地抱住了一把看不见的空气,我痴痴地笑了一下,心里想着她?#19997;?#30524;前究?#25925;窃?#26679;的画面,会跟我有关吗?

    ?#26448;?#31359;着白色大褂,梳着中分的卷发,缓缓向我走来,顺势拍了下我的肩膀无可奈何地对我说:“自从惠恩出了事情后,就一直是这样,一个人在病房里自言自语,有时候不断地呢喃着一个人的名字。”

    我扭过头看着身材高挑的?#26448;?#38382;道:“什么名字?”

    他淡淡地笑,似是轻蔑,又似是怅然地说:“明晖。”

    我摘下眼镜,但又马上戴了回去,因为我忽然发现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我是那么坚强的人,不太想让外人看到我内心脆弱所表露出的悲伤,整个医院走廊的灯全都亮了一?#21486;?#23548;致那些原本厌恶的?#23376;直?#24471;更加刺眼,我小心翼翼地呼吸着,生?#36335;材?#21548;到我思绪深处的?#35805;?#19982;恐慌,场面僵硬,时间把寂静拉得是那么的长,我知道我?#27809;?#22797;他些什么,但我又无从找到可以打破尴尬的词语或者句子。

    我背过身,试着不让自己看到惠恩的一举一动,每个病房都紧闭着门,感觉连空气都被这些白色的墙隔绝起来。

    我点了支?#36427;?#20919;静一下,也?#31363;?#35768;的吧,毕竟我看到了?#24742;?#37027;个呆滞的垃圾?#21543;喜?#26377;几个布满?#39029;?#30340;烟头。

    烟刚碰到唇边,我便看到了火光,?#26448;?#24038;手拿着打火机,火焰接近烟?#29627;?#28895;草迅速燎燃,腾起一圈又一圈的烟雾,那些浓浓的粗线条像是被通风口拉扯着一般涌了进去,我看了看?#26448;桑?#35828;了句?#24653;弧?#20182;也点了根?#36427;?#29467;抽了一口,烟雾伴随着话语一同发射到空气,再传送到我的耳边和每个可以吸收的毛?#20303;?/p>

    “明?#20572;?#20320;这是有好几年没回来过了吧?”

    “工作很忙,有时候明明?#33322;?#21487;以放假,但临到了放假日,上头又发来紧?#27604;?#21153;,毕竟只是一个打工的,也是身不由已。”

    “想必挣了不少钱吧。”

    “还?#23567;?rdquo;

    “你怕惠恩把你的存款全都耗光吗?”

    “她是我的未婚妻,我自然是要负责到底,钱没了,我就和公司预支,预支没了我就卖掉房子,如果还不够,我就去卖血!”

    “你真的是好爱她啊。”

    “是的。”

    “可是你既然那么爱她,为什么?#30475;?#37117;是她去看你,而不是你来看她呢?我有看到过她家里的一个箱子,里面全是珏城到上海的飞机票。”

    “是啊!为什么呢?我也很是疑惑??#30475;?#37117;说会回来,会回来,但是?#30475;?#37117;爽约了,这样分析起来,我算不上是个负责任的男人?”

    “可你还是回来了。”

    “如果这都不回来的话,那?#19968;?#26159;人吗?”

    “我有很长一?#38382;?#38388;都是那么想的。”

    “你说什么??#26448;桑?rdquo;

    “没事儿,对了,明晖你想知道惠恩她具体是出了什?#35789;?#24773;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吗?”

    “想。”

    “我有个建议,你要不要听一下。”

    “只要可以?#27809;?#24681;变得正常,什么都可以。”

    “惠恩的症状是PSTD,用我们的话来讲是创伤后应激障碍,个体经历、目?#27809;?#36973;遇到一个或多个涉?#30333;?#36523;或他人的?#23548;?#27515;亡,或受到死亡的威?#29627;?#25110;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26144;?#20986;现和?#20013;?#23384;在的精神障碍,她在逃避那件让她造成心灵伤害的事情,我已经试过了几次心理辅导和暗?#25964;?#30496;,但她的潜意识大门紧闭着,或许,她觉得我不够信任吧,但是你来了,事情可能会?#20982;?#26426;。”

    “怎么说?”

    “虽然她选择逃避事实,沉溺于那些美好的回忆,不过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她那些美好的回忆都跟你?#20982;?#38750;常紧密的关系,没准你可以帮助她克服事故发生那时的?#24535;澹指?#24120;人的心理状态。”

    “怎么做?”

    “我们医院最近输入了一台先进的心理催眠设?#31119;?#23427;的功能便是让医生、患者以及患者最信任的人进行一个系统的连接,很多患者都不太相信心理医生,那么我们就只好找一个桥?#28023;?#26469;间接地进行催眠,找到患者内心深处最不愿暴露出来的答?#31119;?#20320;就是那座桥?#28023;?#20294;是,这也出现了一个问题,便是既然三个人都进入连接设?#31119;?#37027;么你也很有可能会目?#27809;?#24681;当时发生了怎样的事情,我刚才跟你讲过PSTD的成因,所以我担心你看到那一幕会导致你患上PSTD。”

    “没有关系,惠恩现在是最主要的。”

    “好,那我现在就去准备。”

    我在?#26448;?#30340;办公室睡了可能有两三个钟头后,被他?#34892;?#36807;来,接过咖?#32676;?#20102;几口,就跟着他来到了心理治疗室,我看到一台白色的仪器,有根线路已经被连接在了熟睡的惠恩?#30452;?#19978;,我跟着?#26448;?#30340;示意,坐了下来,左?#36136;直?#25509;通了冰冷的线路,他坐在了我的旁边,也连接了仪器,左?#36136;?#25351;放在了启动键上面。

    他说:“准备好了吗?”

    我点点头,看到按钮塌了下去,我的视觉忽然像是被外力扭转着一般,紧接着,整个身体也开始扭转,空间早已变成不停旋转的五颜六色,当我意识重新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坐在主驾驶的位置上。

    一架飞机从我眼前掠天而过。

    我看了一下?#30340;諳允?#30340;时间,2023年12月14日18点10分,我知道我?#19997;?#22312;哪里了,我也知道自?#33322;?#19979;?#20174;?#35813;去什么地方了。

     

    3、

    惠恩把行李箱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腿边,不停地四处张望,希望可以看到明晖的身影,明明时间才过了两分钟,六点十三分还没有到,但她感觉自己快要哭了出来,不行,一定要控制,这只?#31363;?#24405;像,并不是真实的场景。

    当她转身朝向接机大厅的出口处时,那个身影款款而来,还是那?#35789;?#24713;,干?#38750;?#29245;的短发,棱角可以刺出血的俊朗面容,那个又与脸部轮廓无法贴切的温暖笑容,穿着一身千鸟格棕色的大衣,慢慢地朝她走来。

    就像是上?#28904;?#25163;打造,为她?#21487;?#23450;制的天使般,如?#36947;?#30340;天空,如?#20102;?#30340;星辰,从白天直到黑夜,每?#32622;?#31186;,给她带来满满的爱,下辈子仍然还想嫁给他,当时她是这样想的,然而?#36136;?#29408;狠地给了她一个悲伤的反转,让她只能在虚像中看到他的微笑。

    明晖就那么的走了过来,双臂打开,按照往常,她会扑到他的怀里,很久很久,?#35789;?#20457;人都不说话,都能听到对方?#21592;?#27492;深邃的想念和爱意。

    而她这个时候,却闪躲开了,留给了明晖一个疑惑的眼神。

    一旦触碰,全息投影?#32431;?#24187;灭。

    她不能说出这个事实,只是边退后边强颜欢笑,对不起,明?#20572;?#22914;果可以抱的话,?#19968;?#27604;以往抱得更加热烈,只是这样亲近的举动,只会让你消失。

    明?#30171;?#21574;地立了几秒,眼神开始明朗起来,他点点头,给了她一个微笑,朝她做出了一个请的?#36136;疲?#22312;她经过的时候,抢过了手中的行李箱。

    她惊讶地看着明?#20572;?#38590;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再次消失吗?

    但是过了很久,什?#35789;?#24773;也没有发生,也许只是肢体接触会激发消失呢,其他的不会受到什?#20174;?#21709;。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跟着他乖乖地来到车前,打开?#24471;牛?#22352;在?#22868;?#39542;上,拿出手机向父母报一下平安,扭头又看到了他的笑脸。

    “你为什么一直在笑。”

    “你能认识我真好,我感到很幸福,因为感到很幸福,所以才会笑。”

    “没想到你还是改不了油腔滑调,想必这个技能会陪你好几个?#21482;亍?rdquo;

    “你现在说话变得这么深奥了,是不是趁我不在的时间恶补了好多书,为了跟上我这个学霸未婚夫的步伐。”

    “或许吧,如果家人,朋友,我在乎的人,在乎我的人,都允许的话,?#19968;?#36319;上你的。”

    “我想你,惠恩,非常想。”

    泪眼朦?#23454;?#21448;不敢让咸咸的液体溢出来,她害羞地低了低脑袋说:“我也是。”

    “对了,我们应该是去那家餐厅吃牛排对吧。”

    “对,叫什么菲林斯自然餐厅。”

    “哇!真的是哎!手机订单上真的是这家餐厅哎。”

    “我也是猜的啦。”

    “我家宝宝果然厉害,智商果然提高了呢。”

    “去你的,你这?#31363;?#39554;人。”

    开车从虹桥机场出发到达餐厅那时候似乎是用了一个小时左右,但是这次却出奇地费了好长时间,也许是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所以才致使?#20063;?#21040;路,惠恩如此想着。

    到达餐厅后,已经是晚上八点了,背景音乐从当时的肖邦变成了贝多芬,惠恩并不在意这些细节为何记得如此清楚,她只?#31363;?#20139;受能够和明晖在一起的时光,如此短暂而又美妙的约会。

    牛排呈上来之后,两个人都没有多吃,惠恩?#24576;?#20102;几块,便看起了窗外的夜景,明晖喝了一口水,犹豫了很久说:“你晚上十一点回程飞机对吧?”

    惠恩讶异地看了明晖一眼问:“你怎么知道的?”

    “啊,那个,这个,其实是我偷偷地登录了你的阿里旅行罢了。”

    “你原来早就知道啊!哼!我有些生气了。”

    “别别,我错了,宝宝,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暂时原谅你了。”

    “对了,你今天为什么走得这么?#20445;?rdquo;

    “因为公司那边明天要准备年会,我得赶紧连夜赶回去,要不是今天?#31363;?#20004;认识一周年,我才不会来呢。”

    “明年的话,我去。”

    “明年?可能我看不到了。”

    “为什么?”

    “没事儿,九点半了,你赶紧送我去机场吧,不然赶不上飞机了。”

    “好的。”

    到达机场的路程还是比较顺利,不出意外的话,明晖早早地就订好了机?#20445;?#25171;算跟她一起回家,这样的事情还是他们交往以来第一次出现,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所谓的命运,人生?#35789;?#20877;怎么努力,似乎都逃不过命运带来的劫数。

    录制应该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吧。

    她深情地注视着明?#20572;?#26126;晖温润的眼睛里带着一丝晶莹,在他还没有开口之前,赶紧吻下去,结束这漫长、悲伤、快乐、温情的故事。

    她静静地等着那唇感消失,但没想到,?#20174;?#26469;更加热烈的触碰感,她张大眼睛,发现明晖活生生地捧着她的脸颊,这一切不是虚像吗?

    为什么会这样呢?

    就这样,她始终保持懵圈的状态登上了飞机,靠着明晖的肩膀?#24742;院?#31946;地睡了两个钟头,直到落地。珏城凌晨的空气很稀薄,再加上地处北方的冬天,天气变得十分寒冷,从机场搭上出租?#36947;?#21040;自己公司楼下,明晖把围巾裹在了她的脖子上,打了声招呼,便跑到路?#24742;?#30340;?#31995;?#22522;去买速溶咖啡。

    她知道,这个时候,有一只大手就在她的身后。

    来了!

    那只大手蛮横地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拉进了黑暗中,一把寒光粼粼的匕首跳出她的眼前,那黑色的身影将刃面贴在了她的脸上冷冷地说:“把裙子脱了,不然我让你毁容!”

    与此同时,她瞥到了巷口处的明?#20572;?#20004;杯咖啡被摔在了地上,正朝着这边扑来。

     

    4、

    我一个?#24590;模?#20174;椅子上弹了起来,汗水浸透了整个?#25104;恚?#22823;口大口地呼吸着,我看到?#26448;?#27491;?#24125;?#22839;的目光看着我,我立马冲了过去,揪住他的衣领大声喊道:“你为什么把我?#34892;眩?#24555;让?#19968;?#21435;,让?#19968;?#21435;,惠恩她有危险!”

    “你看到了什么?不要激动,慢慢说,平静一点。”

    “平静?惠恩她有危险!快点把我拉回去,快点!”

    “你回头看看,她不?#31363;?#37027;里睡得正香呢?”

    “快点把我送回去!”

    “你确认你的身体扛得住吗?”

    “我可以!”

    ?#26448;?#26080;可奈何地摆摆手,对着我点点头。

    我又重新坐回椅子上面,眼前的颜色开始反复扭转,我知道又要进入惠恩的心理世界了,这次我没有因为那些变化而感到不适应,希望我可以赶得上。

    睁开双眼,耳边吹着风,我正奔跑着,那个黑色的身影把她?#28010;?#22320;按在墙上,空余的手正朝着惠恩的胸部跃跃欲试,我大声喊了起来,当身体靠近黑衣?#20852;?#38388;,我抬起右腿,一脚把他从惠恩的身旁踢到了地上。

    惠恩挂着?#24535;?#30340;泪水,快速地躲在了我的身后,?#28010;?#22320;抓着我的肩?#20426;?/p>

    黑衣男在地面挪动了几下,慢慢站了起来,那把匕首亮在了我的眼前,我听到他在笑,似乎就?#31363;詰却?#30528;这个时刻的到来,帽子把他的大半张脸都遮挡在黑暗中,让我想要看清这个?#19968;?#30340;脸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他就站在那里,发出阴恻恻的笑,像是随时会冲过来,又像是永远都不会冲过来。

    趁着他没有往我这边走来,我已经摸遍了全身所有的口袋,没有找到一件防身物,尽管现在的?#32431;?#26159;两个对一个,但我们仍然处于劣势。

    我知道这是惠恩的潜意识深处,我也知道患上PSTD,全是因为这个男人,那天我没有陪她一起上飞机回来,就?#31363;?#36825;条巷子里,黑衣男把她强暴后?#21448;藏玻?#30452;?#36739;?#22312;警方都没有找到任何踪迹。

    惠恩的心理障碍是这个黑衣?#23567;?/p>

    她必须?#32431;梗?#22914;果她不敢,我就帮她。

    我紧紧地抱着惠恩的身体,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杀了他!”

    惠恩哭诉着,全身发着抖说:“我不?#25671;?rdquo;

    “你躲在我身后,等我冲过去你就跑,有多远算多?#19969;?rdquo;

    “我要跟你一块。”

    “听话,知道吗?”

    我费了好大力气挤在了惠恩的身前,他还站在原地,?#37117;?#19968;直指向我,随时?#24613;附?#25915;的姿态。我没有给他留有?#20174;?#30340;余地,径直撞了上去,左手趁势抓住了那只拿着匕首的手腕,力气很大,我扳不动他,场面就这么互相制约地僵持着。

    经验丰富的他熟练地将腿抬了起来,膝盖顶到了我的?#21049;浚?#23475;我松了下手,那刀很顺利,丝毫不犹豫,刺进了我的胸腔,剧痛感让我栽倒在地,那一瞬间,我瞳?#36861;?#22823;,并不是因为我快要死了,而是我看到了黑衣人的脸。

    烟花像是夜空中的?#20999;?#28856;裂般无比璀?#29627;?#20809;亮在我眼前越来越暗,只剩下漆黑一片。

     

    5、

    滴答!滴答!滴答!

    钟表声,倒车声,定时炸弹声,或者,死亡前几秒最后对世界发出的求救讯?#29275;?#25340;命地挽留着生命,不让它就这么悄无声息地逝去,?#36335;?#36824;有许多的事情没有完成,还有许多的友情来不及?#21908;齲?#36824;有许多的爱情来不及浪漫,还有许多的梦想来不及实现,就这样简单地走了的话,想必谁都有些不甘吧!

    当眼泪打湿到脸颊红肿的地步,依然没有看到气息的光景,需要憧憬些什么吗?在这些虚无飘渺的年岁里,一起陪伴似乎走过了大半个世?#20572;?#23601;这么意气用事地丢下一个人撒手不管,独自去世界的另一面偷欢吗?怎么可以就这样随随便便地死掉呢?#30475;?#24212;的那些?#20449;刀家?#21453;悔吗?

    惠恩抱着明?#20572;?#19981;顾那个黑衣人的嘲讽,任凭眼泪让风给刮出来。

    “不可以?#28291;?#36824;没尝过唇间那淡淡的微甜怎么可以?#28291;?#36824;没和你一起去大海呼喊对方的名字一直到天长地久怎么可以?#28291;?rdquo;

    巷弄里?#31508;?#30340;空气已然?#20063;?#21040;心跳声,明晖?#19997;?#22788;还在涓涓地?#30333;?#34880;。

    “我承认我洁癖很大,但是现在我不怕,我怕的是你死掉,现在我期盼的是,你可以微笑地睁开眼睛,看看我,我长得又不丑,别害怕,算我求求你,好不好!”

    黑衣男蹲下身,刚要把手放在惠恩的头上,却看到惠恩抽出了匕首,寒光与月光交相辉映,她终于看清了黑衣人的脸。

    蓝色颗粒重现,周遭的一切又开始瓦解,扭曲折?#25285;?#24403;?#25351;?#28145;蓝后,惠恩手里依旧握着匕首,她抬起头看到?#26448;?#33080;上正挂着担忧,动作很快,清晰地可以看到?#26448;?#30340;颈部现出了一条鲜红的细线,血液从细线溢出来,溅在了惠恩的肩旁上。

    实验室的门被推了开来,几个人冲了进来,把惠恩制伏在地,她看了看其中一个人的电子手表。

    已经是2033年了。

     

    6、

    我猛烈地?#20154;?#20102;下,挣扎着从椅子上坐起,将?#30452;?#30340;那杯水一饮而尽,大口地喘息着,这一切太过真实。

    世界还?#31363;?#26412;的样子,?#19968;?#22312;心理治疗室里,惠恩正躺在我右边的病床上熟睡,我仰起脑袋,看到了坐在我?#24742;?#30340;?#26448;傘?/p>

    “明?#20572;?#20320;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我在梦里还是?#36136;抵小?rdquo;

    ?#26448;?#20174;大褂里拿出手机,点亮屏幕说:“现在是2024年1月8号晚上9点12分。”

    “我醒了?”

    “对,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凶手,一身黑色,上衣是连帽衫。”

    “看清脸了吗?”

    我注视着?#26448;?#30340;眼睛,想要看出一丝破绽地说:“看清了。”

    ?#26448;?#20919;笑了一声,从?#30452;?#30340;桌台上拿起了一把?#36136;?#20992;说:“对不起,看来我必须杀了你!”

    责任编辑?#33322;?#23376;棋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

    黑龙江快乐十分计巧
  • <menuitem id="5hubs"></menuitem>
    <dl id="5hubs"><menu id="5hubs"><small id="5hubs"></small></menu></dl>
  • <li id="5hubs"><tr id="5hubs"></tr></li>
  • <dl id="5hubs"><s id="5hubs"></s></dl>
  • <menuitem id="5hubs"></menuitem>
    <dl id="5hubs"><menu id="5hubs"><small id="5hubs"></small></menu></dl>
  • <li id="5hubs"><tr id="5hubs"></tr></li>
  • <dl id="5hubs"><s id="5hubs"></s></dl>
    大乐透中奖计算公式 时时走势图怎么分析 天津时时彩开奖走势 北京pk计划免费软件 ag到底有没有追杀 老时时360历史 群英会顺一遗漏查询 单机扑鱼游戏 汇丰国际网址现在多少 在线极速时时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