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item id="5hubs"></menuitem>
    <dl id="5hubs"><menu id="5hubs"><small id="5hubs"></small></menu></dl>
  • <li id="5hubs"><tr id="5hubs"></tr></li>
  • <dl id="5hubs"><s id="5hubs"></s></dl>
    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遗忘之地 作者/颜卤煮

    发布时间2019-03-06 13:24|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19981;?#35831;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母亲从550厂过来看她那个戴厚眼镜瘦小个满头乌黑小卷的中年女人利索地穿过闹哄哄的病房来到她的床位前把被子掖进她腿下然后坐下来望着她怀里睡梦中的婴儿

    “我家小祖宗啊这是”母亲笑眯眯地说

    “长得太丑了妈怎么办啊”

    “胡说?#35828;?#20320;生出来的时候还没她一半好看呢”母亲从她怀里接过孩子轻轻哄起来

    丈夫家那边的人至今没有来看过她陈琳的丈夫是老幺上头有6个姐姐全家都指望要个儿子1980年开始全国实行一胎化而陈琳生了个女孩陈琳怀孕的时候母亲明白地说自己不想帮她带人家里还有个儿子——比陈琳小两岁的弟弟陈赫——仍然和父母亲住在一起没有工作

    从产妇医院出来以后母亲还是开心地把女娃抱回了550厂的家550是一家后来被废弃的南方军用工厂陈琳从小长大的地方母亲和父亲都是工人母亲家没有多余的床女娃便睡在一张藤椅上裹得跟粽子一样开始横着放后来竖着摆再长长一点斜着搁直到有一天女娃翻滚下来才有了摇篮

    女娃一直没名字陈琳知道母亲在等待她和丈夫商量的结果母亲向来不?#29238;?#28041;子女正如陈琳的婚姻是她自己不顾一切的后果对名字丈夫淡漠地说无所谓母亲不但没有泄气反而一脸欢欣鼓舞对陈琳说“也好名字我早就帮你想好了叫梁陈”说完拿出张纸上头写着这两字

    “妈不好听啊叫梁辰吧星辰的辰和‘良辰美景’谐音”

    “不行必须是这个陈他的姓加上你的姓代表爸爸妈妈两个人对她的爱嘛再说听起来‘梁陈’‘良辰’也分?#24576;z?#33391;辰美景蛮好”

    陈琳张开嘴还想说什么母亲已经收起纸条往里屋走一边说“你生她的时候?#20146;?#21078;开血流好多她名字里面应该有个你的姓以后她才记得你”

    女娃有了名字以后母亲抱她的时候更开心了她可以一连几小时不坐抱着外孙女从房子这一头走到那一头摇着哄着喊她小梁陈小梁陈成了外婆家的宝贝外公有辆凤凰牌自行车夏日的午后外公经常驮着她出去转街道上有家小型电影院外公手指着水泥墙上色彩鲜艳的海报小梁陈嗷嗷唤着“花花花花”她从小就对颜色格外敏?#23567;?#22826;阳掉落的时候小梁陈伏在外公?#30452;?#19978;睡着像块透明的杏色软糖外公蹲下身让她好好睡一蹲一个多小时天黑了小梁陈醒过来外公驮她悠悠地回家

     

    当稚嫩的大脑逐渐坚固梁陈努力探寻回忆的边界最早的记忆总是3岁的生日仿佛一卷古老的录像带在放映镜头前一个雪白蛋糕摆在小板凳上中间插三支水蓝色螺旋纹理的细蜡烛她站着她的两个保护人——妈妈和外婆蹲着她们在唱生日歌小梁陈咧嘴拍手努力维护着什么脆弱可怜的东西她幸福又难过那次片段像一座孤?#28023;?#23396;零零立在?#38498;?#21069;后相邻的记忆都断了

    外婆家是小梁陈的第一个世界这个世界足够完整——家里有三个大人?#21644;?#23110;外公和舅舅屋子散发出樟木药味道那把古老冰冷的藤椅仿佛长进客厅地板长久地凝视着她外婆的缝?#19968;?#36367;板钝钝响着舅舅房间里的书桌最左边抽屉里缠满了纽扣膏药螺丝和花边?#19978;?#29255;一类东西是她的寻宝之地外婆的家在550厂职工宿舍二楼阳台上的茶色玻璃窗正对一排玉兰树夏天光滑的硬壳树叶会发光像一面面椭圆形的镜子每天清晨和夜晚小梁陈都能听到路上有人走过路的对面是一栋款式相同的宿舍楼再往远是另一栋鳞?#33310;?#27604;楼对楼窗对窗像回音工人和他们的家庭住在里头黄昏时家?#19968;?#25143;飘出油烟楼道里?#24615;?#21273;串在半空中开门

    4岁的小梁陈不知道生活为何物她生得精瘦细长五官清淡她只是一个?#25104;?#29289;世界被冷漠地吸收进她褐色的眼睛并停留在她的表情上

    一个周末陈琳照例来母亲家看望小梁陈吃饭的时候她发现一件可怕的事小梁陈的脸上竟浮现出母亲?#40723;?#30340;神色——粉红色的小嘴窝成鸟喙形状缓慢恐惧地蠕动好像食物里?#24615;?#30528;随时让牙齿?#28010;?#30340;小石子小梁陈擓起食物总要拿到眼睛近处看一会才伸进嘴里像个眼睛不好的老人母亲不?#19981;?#31505;于是小梁陈脸上也很少出?#20013;?#23481;母亲看东西总眯起眼小梁陈?#24067;?#30524;睛好几个瞬间陈琳发现小梁陈的脸上停留着母亲的神色

    过了半个月陈琳提出把孩子带回家睡母亲笑眯眯答应一路上小梁陈安安静?#29627;?#26202;上到家她被平放到大床上她滑动自己的两只胳?#29627;?#21548;到棉布床单在皮肤下咯吱咯吱雪白的天花板朝四个角无声延展她闻不到樟木味道厕所传来抽水声她紧张起来

    陈琳洗漱完解散头发朝她走近俯身抱她

    一个女人斜现在小梁陈的视线里头发从脸上炸开油腻的香波?#37117;?#20046;把她袭晕——此人不是妈妈妈妈的头发总?#21069;?#36215;来的也不是外婆模样却很像外婆外婆去哪了被坏人抓走她惊恐万状伸出小爪拼命朝陈琳脸上挠出一道血印

    就这样嚎啕大哭的女娃被陈琳连?#39038;?#22238;母亲家母亲笑眯眯开门

     

    1997年香港回归小梁?#21348;?#27491;式接回自己家与年轻?#27597;?#27597;生活在一起小梁陈得到一些新乐趣比如洗完澡光溜溜扔到大床上蹦来跳去家里电视机老是放外国电影有长长的接吻和?#24403;?#38236;头爸爸妈妈的朋友们个个时髦漂亮喝?#25340;?#29260;透露出无所不能的掌控能力

    这对年轻的夫妇很穷直到小梁陈长大离开家乡他们家条件仍然局促丈夫最大的爱好是搓麻将陈琳拉着小梁陈去麻将室抓人掀桌子两口子回到家又和好如初比之前更甜蜜一家三口挤在大床上睡熟后陈琳和丈夫总是越过小梁陈把?#32440;?#25645;在彼此身上

    小梁陈既幸福又害怕这个家充满旺盛的力量美好到让她自卑她害?#21348;?#25243;下有时候做噩梦在梦里爸爸妈妈跑得很远她怎么也追不上他?#21069;?#22905;忘了

    两个世界并行了很长一?#38382;?#38388;周一到周五小梁陈住在自己家周末陈琳带孩子回娘家母亲塞钱给小梁陈小梁陈可怜兮兮地看陈琳不敢接像断臂小人儿一样左闪右避母亲招呼孩子过去拿出她以前?#19981;?#30340;玩具和零食陈琳发现孩子总是一开始羞答答过一小会便开始在母亲房子里走动从阳台到卧室这里看看那里摸摸慢慢走回外婆身边伏到藤椅上从书包拿出学校的数学题给外婆看周末晚上小梁陈住下来舅舅搬了出去小梁陈在外婆家有了自己的卧室还有全新的床单珊瑚绒睡衣连环画铅笔?#22836;?#26684;本子都是外婆为她准备的

    外婆眼睛越来越不好很少下楼大部分时间听电视机用放大镜看报纸上的新闻标题外公的掌控力也在日渐衰减他的手团成一团端起碗筷的时候可怕地?#21619;?#20294;他还是忙忙碌碌的房子里所有东西都变得矮小了些周日清晨小梁陈坐在阳台吃煮很烂的麻油面外婆把面条夹到嘴下?#36947;?#21890;给她眼睛茫然看向别处他们很少说话她在舅舅房间里画画累了就躺回床上观察窗帘的光影褶皱在?#38498;?#37324;想象怎么把它们画出来

    三年级那年陈琳焦急地告诉母亲小梁陈沾染上了小偷小窃的毛病母亲却建议她带孩子周末去学画画“或许画画能起点作用”母亲说

    “画得真不错”?#30475;?#27597;亲夸小梁陈陈琳都觉得有些言过其实不过是一堆太阳小鸟花花草草陈琳不知道但小梁陈知道而且外婆也能感觉出来画画是她内心最安静的时刻有了画画她再也不?#30340;?#21516;学的东西了当她全神贯注于牵引那些?#25104;?#36208;动的线条时光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她的?#20146;?#31163;画纸很近能闻到油彩的味道

    就这样周末时间让位给了画画兴趣班小梁陈不再去外婆家住

    直到五年级那年除夕一大早外婆打来电话问小梁陈什么时候过去玩

    “今天晚上你睡在外婆?#36951;?#38506;她好不好”陈琳说

    小梁陈脸上表现出强烈拒绝

    “我晚上想和姑妈屋里?#27597;?#21733;姐姐玩外婆家没人可以玩”

    “听话就住一晚”陈琳有些伤心

    “可我和哥哥姐姐已经约好了今晚要放鞭炮”

    “你外婆老了梁陈你要懂事你不记得小时候外婆怎么对你的了”

    “记得啊”

    “你外婆对你对我都很好你的名字都是她给你起的”

    “我知道啊”

    陈琳肯定这个11岁的孩子并不知道有些事她可能永远无法理解

    到达的时候陈琳看到母亲穿着?#23707;?#24213;黑色绣花棉袄笑盈盈站在门口迎他们她的头发全白了鹰钩?#20146;?#19978;还是架着那副厚到夸张的眼镜梁陈上前给外婆一个?#24403;?#36827;了屋?#24202;?#20877;随意走动而是和爸爸一起在沙发上顺从地坐下眼睛投向电视机像个客人舅舅没有在家吃饭中途小梁陈听到妈妈和外婆说起舅舅在外面闯的祸对此爸爸和外公很少插话他们?#32423;?#26397;电视上的新闻说?#22919;?/p>

    吃完午饭外婆起身去卧室小梁陈使劲和陈琳使眼色提醒她外婆要给自己拿压岁钱了陈琳放心了她知道这孩子懂事说?#30333;?#20107;总是有分寸

    陈琳说“梁陈我和爸爸回家了你留在这里陪外婆好吗”

    “看她自己随便她来看了我们就要得了”外婆说

    “要得不留下来陪外婆”陈琳问小梁陈

    “你要是想住房间还是你的你可以在这里看书画画随便做什么”外婆说

    小梁陈看看妈妈又看了看外婆她这才注意到自己曾住过的房间打扫一新她小时候的画架被重新摆出来旁边放着一个南方烤脚的电炉子方便她画画大一码的新睡衣叠得整整齐齐摆在床上书桌上还有盒德?#35282;?#20811;力梁陈知道外婆的全部精力都用到了今天

    她有种模糊?#27597;?#35273;自己是外婆家唯一的光亮而爸爸那边的亲戚——6个姑妈家儿女成群上一辈和下一?#24425;?#22343;力?#26657;?#21557;闹声还将?#20013;?#24456;多年衰老迟迟未至但在外婆家这边他们只有她

    陈琳和丈夫离开的时候祖孙三人正在客厅翻看照片她很高兴小梁陈没有不?#22836;场?#24403;她关门朝小梁陈笑的时候女儿向她投来一眼复杂的神色?#21069;?#20260;埋怨还是同情她不清楚

     

    和丈夫分居以后陈琳去了外地打工梁?#21348;?#22806;婆接回550厂的家?#38590;?#23601;像12年前她出生的时候一样

    老人小心维持着不让她感受到生活的变化他们知道自己替代不了年轻?#27597;?#27597;小梁陈仍旧每天上学只是从学校到家的方向变了周末照例去学画画护送人由妈妈?#24576;?#22806;公画完以后外公也带她去青少年宫滑冰以前妈妈把她扔进溜冰池就独自去逛街了而外公的视线一刻也不敢离开滑冰场上的小梁陈仿佛在完成严峻的任务外婆很快弄明白小梁陈平常?#19981;?#21507;哪几样菜穿哪几件?#36335;?#29233;扎什么头发并全部复制过来严格遵循有时候她一礼拜吃了四次蒜苗炒肉泥外婆的蒜苗煮太烂?#20174;偷?#22826;多而妈妈炒的菜清澈脆绷但小梁陈从来不说什么

    陈琳每个月给母亲打孩子的生活费小梁陈规矩地找老人两天要一次零花钱?#30475;?块钱和在自己家的标准一样外婆问她“钱够不够啊”她不多要像小梁陈这样的家庭有很多与她相似命运的孩子常常利?#20040;?#20154;犯下的错误来给自己谋福利小梁陈不会这样做

    她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的四个角再次落回这个世界外婆的家变得更小樟脑味更重了所有物件的颜色都在?#20004;?#20957;滞在老人面前她装作和在自己家的时候一样但每个细节都在提醒她生活的核心已经置换她被年轻?#27597;?#27597;抛下了她迷恋他们身上的力量并?#37027;脑?#35845;了他们的残忍她明白这残忍也是力量的一部分那是她向往的年轻男人女人的世界

    外婆家的生活让她觉得哀伤以及说?#24576;?#30340;孤独

    小梁陈的残忍是不经意的外婆外公的耳朵总是跟不上她说话每当老人问“什么”她总回答“没什么”懒得重复她看得出来老人很失落但她无法控制她?#39068;?#24403;作快意的报复

    这一年除夕父亲那边的家人打来电话电话里人声鼎?#26657;?#34920;哥表姐问她是否过去玩鞭炮她知道外婆正在客厅竖起耳朵听她挂掉电?#30333;?#22238;黑乎乎的客厅

    他们看了一会?#33322;?#32852;欢晚会然后关掉电视机声音三个人在藤椅上玩起玻璃跳子棋跳子棋是来到外婆家以后学会的游戏小梁陈学得很快每一方的旗子摆成倒三?#20999;危?#25152;有玻璃球从一个地方出发彼此交错离开最后抵达对面像成群的候鸟外婆下棋很稳蓝色玻璃球?#28216;?#38598;结在一定?#27573;?#20869;?#20219;?#24320;动而小梁陈?#19981;蹲?#27178;捭阖她放任自己的红色玻璃球四散他乡跳来跳去有时候她得第一名有时候最后一名外公的玻璃球是绿色的他?#37027;?#20960;步棋走法永远一样小梁陈能背下来

    玩了整整一夜直到12点楼下有人点起鞭炮三个人仿佛接收到信号起身进屋睡觉

     

    陈琳没有撑多久便复婚了她知道那?#20146;?#24049;所剩无几的选择里最好的一条路小梁陈也从外婆家搬回自己家

    分离不到一年陈琳发现女儿已经接近一个大姑娘接下来初中和高中六年?#20301;?#22312;小梁陈的额头烧出大片青春痘14岁夏天她胃口?#39534;z?#26257;假一口气长了10厘米并迎来月经初潮陈琳给她从抽屉拿出第一片卫生巾的时候手掌在上面轻轻拍打了三次那是母亲告诉她的母亲说女人有自己的守护神第一次初?#20445;?#31532;一次同房第一次生育都有细小的仪?#21483;?#35201;遵循这样才能避免以后麻烦

    “这次高考模拟考试梁陈的成绩还可以她学习挺用功”一个冬日的周末陈琳独自回娘家对母亲说母亲坐在藤椅上正午日光冷冷射进客厅她的眼镜反出?#36466;?#33394;镜片后的双眼仍旧茫然陈琳知道她在认真听

    母亲点点头

    “看起来我们两个的事情没有影响到她太多现在想起来那时候复婚是正确的选择”陈琳说

    “不管怎么样复婚了是好事结婚离婚和复婚反正都是你自己选的”母亲说

    陈琳皱起眉头母亲总这样关键事情上把自己撇得?#23545;?#30340;既不干涉她也不宽慰她但她知道母亲始终都在母亲什么都知道她把手伸进电烤火炉被子下面身体往前靠能闻到母亲嘴巴里酸酸的味道她习惯性把头扭到一边打量发现母亲家电视机的柜子变形了中间凹了下去这些木头家具吸收?#31508;?#30340;水汽?#26085;?#20919;缩年复一年在无数个深夜迸出爆裂声惊醒梦中的老人柜子下面摆满白色塑料药瓶污?#35813;?#24067;陈琳记得母亲有洁?#20445;?#20294;母亲不再打扫房子

     

    在小梁陈生长的集体里没有青春期就是“不让人操心”的好?#20998;ʡ?#21644;无数个工薪家庭一样吃饱穿暖已属不易大人没有能力关注下一辈的精神状态

    小梁陈从小就是好孩子初中她有了个不错的好朋友女生叫王晓婉陈琳?#40092;?#22905;们一起上课周末去补习班她很高兴两个孩子能考进同一所?#21671;小?#23567;梁陈16岁那年陈琳搞卫生发现一张皱巴巴的卫生纸上面圆珠笔写了?#22919;?#35805;陈琳以为是某个电视剧台?#21097;?#24456;快便忘记一直到小梁陈去北方读大学她没有发现任何早?#24213;?#36857;

    漫长?#37027;?#23569;年时期小梁陈记得自己去过一次外婆家第一次独自去没有陈琳陪伴

    这是美丽的夏季高三最后的暑假陈琳下班发?#33267;?#38472;不在家她做完晚饭开始等等到天黑小梁陈没有回来

    电话铃响是母亲打来的说小梁陈来550厂看他们了

    陈琳心里闪过一丝不?#29627;?#38382;小梁陈到母亲家说了什么

    “没什么她挺好的就是说想外婆了”老人发出少有的爽朗笑声

    “还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啊她正在和我们吃晚饭呢”陈琳听得出来母亲拿着听筒说话的时候又扭过头看了一眼在吃饭的小梁陈

    “她什么时候去你那的”

    “你早上出门上班她就出来了下午在阳台上看书高高兴兴的”母亲说

    “妈她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你问问她啊她平时是不会一个人去你那的还说什么‘想外婆’了那孩子不?#19981;?#34920;达”

    “鬼?#21834;?rdquo;母亲声音变得敌对起来“小梁陈是我从小带大的怎?#24202;?#33021;说想外婆了长大了不能来看看外婆吗别疑神疑鬼的”

    小梁陈看到外婆挂掉电话从里屋颤巍巍走出来

    上午刚进外婆家门她沮丧地说了句“这个夏天我再也过不下去了”外婆脸?#19979;?#19978;闪过一丝惊慌她赶紧住嘴解释说自己是讨厌南方的夏天天气太?#32427;路?#37117;汗湿了外婆给她拿来毛巾她认真擦擦脖子上的汗走去阳台上

    阳台被日光和白色蝉鸣声围绕她以前没有发现原来外婆?#19968;?#20859;绿?#29627;?#38271;得很好她问外公什么时候养的外公照例没听到问“什么”小梁陈缓慢重复一遍问题外公开心地说差不多是她13岁那年搬回自己家的时候养的

    她打开书包说想在这里看会书外公帮她把藤椅搬到阳台她便坐在小板凳上趴在藤椅开始看书外公舍不得结束外孙女主动问起的问题继续说了?#22919;?#32511;植的事然后走回客厅帮外婆打开电视播音员的声音透过阳台门?#21019;?#20256;进小梁陈的耳朵不一会她听见外公走进厨房做午饭锅碗瓢盆发出沉闷悠长的钝响她感觉自己在愈合小梁陈从书页下面抽出一张信纸开始写那封信

    那是她甜蜜而哀伤的初恋她和王晓婉即将面临第一次分离

     

    外婆坐在小梁陈还是婴儿时躺过的藤椅上人小了整整几圈顶着满头细卷银发像一团雾气她的嘴像潮水缩回去包不住牙齿眼睛垂下来好像睡着了外婆再也无法行动终日窝在烤火炉旁边时不时需要人把身体抱起来立直否则会慢慢坍塌“医生说她不能长期躺着还是得坐着不然呼吸不顺”外公说

    小梁陈21岁这年一场心脏支架搭桥手术彻底拖垮了外婆

     

    大三放寒假母女去看外公外婆进屋时小梁陈开玩笑撒娇说“今晚好想住在外婆?#36951;?rdquo;她看见老人?#19979;?#30340;灰色小眼睛抬起来张开嘴但没人注意到她外公忙着和陈琳说话话题一开始围绕外婆身体但他们很快忘了她?#33267;?#36215;旧事比如陈琳小时候在550厂的同学如今生活如何?#32423;?#35828;到不幸之人音调似乎有些兴奋

    小梁陈知道外婆想要自己住下来但外婆再也做不了主她彻底失去对世界的掌控坐他们中间糯软得像个呆小孩小梁陈又看了一眼住过的房间如今被舅舅住了回来他正在里面朝电脑疯狂?#30473;?#30424;仍然脾气暴躁不工作以?#22402;?#20026;生房间里多余的家具都扔了她不知道那些曾属于她的文具睡衣小玩具都去了?#27169;?#21482;剩一张绷子床和书桌桌上垒着?#22402;?#29992;书扎满烟头的烟灰缸以及一个大瓷杯里面泡着浓到发稠的茶它让舅舅的眼眶常年乌青小梁陈很难相信连舅舅都43岁了

    她决定再试一次问能否在外婆家住下来陈琳转过头正式地责备她不懂事舅舅和外公每天照顾外婆已经非常?#37327;?#27809;时间再招呼她她认真表示自己也可以照顾外婆陈琳瞅了她一眼“别给他们添麻烦了”

    她说了再见外婆没听到她还坐在藤椅上像一团正在消失的雾气

     

    第二年元月老太太过世了她气若游丝地挨过春天夏天和秋天又撑过了元旦

    最后?#37027;?#26216;天没亮老太太就醒过来她轻得如同一张纸意识却异常清晰她记得自己有个外孙女叫小梁陈她张开嘴大声说要见她命令她必须从北方飞回南方看望自己这时恐怖的事情发生——她没听到自己说话却听到动物般的奇怪嗷?#23567;?#22905;又喊了?#22919;?#35805;依旧传回怪诞的嚎?#23567;?#22905;失去了语言她的时间到了她被困住像一场噩梦她知道自己永远都撕不开这雾蒙蒙的虚无她要走了

    那时候的小梁陈正在?#26412;?#21162;力成为一名画作者对于南方550厂25栋2楼小房间里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

    她错过最后一面

    从火葬场回到二楼外婆家一切东西都在客厅藤椅上的坐垫凹陷黑色缝?#19968;?#22320;板瓷砖的暗色缺口房间里玻璃桌面下夹着的老照片床上被子掀起一半褶皱静止像连绵的?#35282;?#23567;梁陈拉开通往阳台的木门插销扣得?#28010;?#36215;了一层薄锈阳台茶色玻璃窗很?#26790;?#20154;推拉凹槽铺满薄脆的小虫尸体自从外婆身体垮掉以后再没有人去阳台绿植在寂静中枯死外公曾经在清晨的微光里给它们松?#20004;?#27700;外婆的遗物都在和昨日一模一样只是?#37027;?#22810;了一张遗照照片很美小梁陈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给自己挑选好的照片

    陈琳让她跪下给外婆照片磕头她跪下了却觉得不太舒服

    外公从不要求她和陈琳去看望自己外婆是城里人而外公有着结实瘦长的农村人体?#21097;?#20182;的?#20004;?#26862;更?#29616;?#20102;但浑身器官还很健康只有骨头在缓慢弯曲他还有很多年他的衰老是平缓地由内而外像棵干掉的树外婆走了以后这个老男人经常哭失眠偷偷吃安定药片他忘不了她临终前的哭喊毛骨悚然他知道她在怪罪自?#22909;?#26377;把小梁陈提前喊回家所有人?#23478;?#20026;她还能再撑过一个?#33322;ڡ?/p>

    陈琳每个月都会收到小梁陈打来的几千块钱几年以后他们在南?#25509;?#20080;一套房她以为小梁陈会回到自己身边但她没?#23567;?#28176;渐的家里人都弄不太清楚她在?#26412;?#20570;什么工作小梁陈只在过年回家和陈琳去看望外公待几天又?#25494;?#31163;开每当插画作品登上?#21448;G?#23567;梁陈拿到样刊?#22270;母?#38472;琳让她给外公看

    陈琳去过小梁陈在?#26412;?#30340;住处一室一厅干净生活规律没有男性痕迹她开始担心三十岁女儿的婚事有一天她无意打开小梁陈ipad的相册一张一张翻下来她发现一切并不是那么回事当天晚上陈琳严肃地追问起王晓婉的事情小梁陈全盘托出

    她们已经在一起很多年

     

    一天晚上小梁陈刷完碗筷和王晓婉?#21487;?#21457;上一起看电视说起高三毕业两个人第一次分开

    “那封信?#19968;?#30041;着呢你?#30340;?#27491;在外婆家里给我写这封信”王晓婉说

    “嗯”她几乎忘了那个地方

    “我见过妈妈了但你的外婆呢她叫什么”

    小梁陈认真想了想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外婆的名字

    夜里小梁陈第一次梦见外婆在她和王晓婉的?#26412;?#23478;里她问“外婆你怎么能走那么远找到我的”外婆没说话拉起她的手把眼睛凑很近她感觉到那副厚厚镜片的寒气外婆伸出手指在她的手掌一笔一画写下自?#22909;?#23383;

    清晨小梁陈醒来拳头?#20004;?#37027;里面攥着她从梦境跋涉到现实一路保护的东西她张开手掌不管多?#20174;?#21147;回想还是没有记起外婆写下的名字

    责任编辑梁莹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

    ʮּ
  • <menuitem id="5hubs"></menuitem>
    <dl id="5hubs"><menu id="5hubs"><small id="5hubs"></small></menu></dl>
  • <li id="5hubs"><tr id="5hubs"></tr></li>
  • <dl id="5hubs"><s id="5hubs"></s></dl>
  • <menuitem id="5hubs"></menuitem>
    <dl id="5hubs"><menu id="5hubs"><small id="5hubs"></small></menu></dl>
  • <li id="5hubs"><tr id="5hubs"></tr></li>
  • <dl id="5hubs"><s id="5hubs"></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