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广告

  • <menuitem id="5hubs"></menuitem>
    <dl id="5hubs"><menu id="5hubs"><small id="5hubs"></small></menu></dl>
  • <li id="5hubs"><tr id="5hubs"></tr></li>
  • <dl id="5hubs"><s id="5hubs"></s></dl>
    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杨夏的夏 作者/一君

    发布时间:2019-03-08 15:12|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19981;叮?#35831;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这是我头一回来兆凌家,说不紧张是假的。他嘱咐我不要带什么东西,稍微意?#23478;?#24605;就行了,话尾又加了这一句。于是我路过静安寺给他母亲买了条淡鹅黄的真丝围巾,想起来我都从来没给我妈买过真丝围巾,在我记忆里她一直是个活得很粗糙的女人,似乎也用不着这种东西。这么说来,连我这次回来所去的第一个地方也成了兆凌家,如果叫她知道,一定得嘀咕到明年开春,就是些诸如“小姑娘主动上门不知检点”之类奇奇怪怪的话。我跟兆凌谈恋爱的事我也没跟她说过,我知道这会让她高兴,可万一再落空,一定会更难受,还是先不要告诉她为好。再来她也看不上我找男友的眼光,我总是跟她吵,但结果正确的总是她,我又何必自讨没趣。

    “坐坐坐。”兆凌的母亲招呼我进房间,他父亲在客厅里看报,看到我把眼?#30340;?#19979;来一点,冲我点点头。一股典型知识分子家庭的气息。我拘谨地笑笑,他穿着厚毛衣打着哈欠从屋子里出来。我偷偷瞪了他一眼,瞥见他身后还有个高中生模样的小姑娘,?#30452;?#21644;腿都细细长长的。他以前跟我讲过他家里还有个妹妹,同父异母的。我朝她笑了笑,你好。她看了我一眼,什么话都没说,拖鞋吧哒吧哒地击着脚后跟,自管自进厨房了。

    “我帮你放?#36335;?rdquo;兆凌拿过我的大衣和包。

    他父亲在客厅里抽烟,也递给兆凌一支,兆凌摇摇头:“爸我戒了,现在都不太抽。”

    “你难得回来,陪我抽一根。”他把烟往前伸了伸,“出去应酬总归也要抽的。”

    兆凌走到窗边。他父亲忽然朝我看看开起玩笑来:“是不是现在有人管了?”

    我低头笑笑,听到他又笑着讲了一句:“女人么,最重要就是拎得清,不该管的事情少管,侬讲我说的对伐?”

    兆凌和我都没?#19981;啊?/span>

    其实我蛮希望他讲点什么的,但是我晓得他不会讲。他的口头禅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晚饭的时候小姑娘时不时把眼睛斜过来看看我,说她是?#24471;?#20063;不算,蛮正大光明的,搞得我很紧张,一度以为自己又把青菜吃到门牙上了。他父母想不出什么话跟我讲,眼神对上了就叫我吃菜。他们知道我要来,提前去小菜场买了很多熟菜。

    “你们谈了那么长时间,我一直叫兆凌给我看看你照片,他就是不肯。都老大不小了,那我就讲,快过年了让你过来吃吃饭。”他妈妈又?#25512;?#22320;朝我笑。

    “现在你看到了吧,漂亮伐。”兆凌嬉皮笑?#22330;?/span>

    “哥上一个女朋友不是模特吗,什么都做不来,他还是吃(?#19981;叮?#20154;家吃得要死。”他妹妹突然来了一句。

    兆凌的母亲有点尴尬,叫她话不要多低头吃饭。我看了兆凌一眼,他倒是狡猾,赶紧给我夹了一堆菜,都是我不爱吃的。

    “听说嘉嘉是做老师的?那你过年也能放寒假咯?”他母亲问我。

    “没有啦,我是外面机构里做的,不是学校体制内的那种老师。”我假装没看到兆凌的眼色。

    他们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他父亲在下一个话题快结束的时候忽然问了我一句:“现在外面那种机构都很乱的,你三险一金?#21152;?#20240;?”

    那个时候我很想讲“没有”的。

     

    晚上?#19968;?#23478;的时候家里没有人在,第二天醒来也没有人,我买了一点水果就去医院了。我去的时候他有点醒了,眼睛半眯不睁的。病房里又是两个新面孔。

    “看看谁来啦。”我挡住他窗口的阳光,把水果袋子在他眼前晃了晃,“诺,苹果,香蕉,你?#19981;?#21507;的,山竹。门口的水果摊越来越黑了,就这点山竹收了我六十多块钱……”我把?#39318;?#25386;过去,给他削苹果。其实他吃不了多少,最后还是我自己吃。

    “认得我伐。”我放下小洋刀,轻轻唤了他一声。他眼珠子转过来看看我,又转过去。头发新长出来一点了,胡子也是,胖了。

    我顺着他视线的方向,是窗边的一排仙人掌,老早以前?#22836;?#22312;这里,也不晓得他是不是真的在看。

    “304床,家属来啦?马上要打针了。”护士路过的时候往里面喊了一句。

    我把苹果放下,拿纸巾擦了擦手。

    “乖哦,打好针我们再吃苹果好不好?”我去拉他的手,他没?#20174;Α?/span>

    过了一会儿护士就进来了,一开始还好,她凑近的时候他忽然开始不太对劲,慢慢地整个脸都皱了起来,话也说不出,头费力地往旁边一撞一?#30149;?#36825;个针特别疼的,我记得他头一次打的时候我在旁边看哭了,等他打完了?#19968;?#26159;哭得停不下来。现在已经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疼哦?疼也要打的呀。”护士把他的身体翻过去,“你回家过年啦?上两个礼拜情况不太好,病危通知又发下来了,还好后来也没什么事。你晓得这个事情伐?也是命大,能恢复到这个程度已经很好了。”

    我点点头。我心里想我晓得不晓?#27809;?#19981;是一回事,总不可能到这个时候不救了。他又木愣愣地往外面看,我发现他的眼睛也?#21152;?#28857;皱纹了。老早我总是生气他的眼睛比我大,看来眼睛大确实容易老。

    我去走廊尽头?#21916;?#25152;,听到消防通道那里有人在?#19981;埃?#22768;音很熟悉,就往那边走了?#35762;健?/span>

    “……我们不指望你……”

    “我怎么不关?#27169;?#20320;看那么大一叠车票,都是证据,我以后要给他看的……”

    “你关?#27169;?#20320;关心钞票拿出来呀……”

    “妈。”我依在楼梯口叫她。她没再讲什么,理理头发朝我走过来,“你来啦。”

    “嗯,昨天晚上回来的,没看到你。他刚打过针。”

    “昨天看他心率不太好,留在这里陪夜的。”她的脸往下?#20146;牛?#30475;起来很疲惫,往走廊里走了。

    我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爸,你难得过来,等会一起吃个饭吧。”

     

    我们在隔壁餐厅随便点了一点小菜。我跟母亲两个人其实都没什么胃口,三个人在一起除?#35828;?#22836;吃也想不出要讲什么话。但我跟?#30452;?#26469;就没有什么话讲,以前在家里也是这样的。杨夏在的时候他话其实很多,饭桌上就他们两个的声音,妈总说吵死了。我一般也不?#19981;埃?#23601;听他们说。我知道他跟我是没什么话讲的。有一年大概是杨夏高二的时候,他问我们期末考完了要什么礼物。杨夏说要一辆摩托车,妈妈马上就沉了脸,讲他异想天开,绝对不行。大家就都没再说话。等她去厨房了,碗筷和水笼头的声音传出来,他就压低声音给他使了个颜色,?#19981;?#20160;么牌子?爸给你买。说完两个人就嘿嘿笑起来,我一边?#27424;?#19968;边也跟着笑。

    杨夏是什么时候开始跟我生疏的,我很久都没找到一个特定的分界线。硬要说的话,似乎就是从父亲离家以后,那?#38382;?#38388;他话很少,常常?#19981;?#25226;自己关在房间里打游戏,路过他房间的时候能听到他房间里的音效声。有一次放学回家早,看到他在房间里开着门打游戏,我便拿着路上买的鸡翅盒子走到他身后,一边看他打游戏一边啃鸡翅。鸡翅的香味很快就散在房间里,我在他身后啃得满手是?#20572;?#20182;忽然回过头看了我一眼,神情有点厌?#24120;?ldquo;杨嘉,你能不能到外面去吃。”

    像是微妙的分割,后来我再也没进过他的房间,也不再经过他的房间时刻意停下?#35813;?#21548;听里面的声音,尽管它们还是微弱地从门缝里钻出来,在走廊里逗留。他总是匆匆扒上几口饭就进房间。我很怕一个人和母亲单独吃饭,怕看到她郁郁寡欢的脸?#25512;?#24811;的眼睛,于是也快快地把饭吃完,又为留她一人而内?#21361;?#26202;饭的时间变得如?#24605;?#29100;而冗长。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变得和杨夏一样拼命,他拼命玩游戏,我拼命学习,我压抑住自己的本性,心里头只有一个决?#27169;?#35201;变成让母亲满意的人。

    高一结束的时候,杨夏刚刚高考完,闷热的夏天,一群男孩子关在房间里没日没夜地打游戏来庆贺学生时代的终结。第二天他们又精力旺盛地约着去游泳,唱卡拉OK。当时宝山还开了一个室内滑雪场,很受学生欢迎,他不知?#26469;?#21738;里搞来一堆票子跟他?#21069;?#29482;朋狗友一起去玩。后来我才知道那都是父亲给他的。杨夏也没有想过给我留一张。我没什么事做,百无聊赖地在家里看片子。母亲在客厅里剥着蚕豆,她瞥了正在穿鞋的杨夏一眼:“又出去啊。什么时候回来?”

    “不回来吃饭了,不会很晚的。”他蹲下来系鞋带。

    “别又深更半夜回来。诶,你可以带嘉嘉一起去啊,她又没事。”她忽然开玩笑。

    我急了,刚要抗议她瞎捣乱,就听到杨夏在门口闷闷的声音:“我才不要。”

    接上这句的是闷声而关的铁门。家里面静静的,只听见毛豆落在搪瓷碗里的声音,电视机里动画片的声音变得糊糊的,很遥远,虫鸣声代替着走近了。

    谁稀罕了。我啪得一声关掉电视,把遥控器扔在沙发上。

    那个夏天,杨夏理所当然没有考上大学,母亲想让他重考,他说上大学没有意义,要出去找工作。他找了很多份工作,都是断断续续的,没有一份长久。摩托?#31561;?#36234;买越贵,后来才知道他欠了一屁股债。高?#32487;?#24535;愿的时候我特地选了一所离家很远的设计学校,只有周末的时候才偶尔回家,见到杨夏的时间也就比从前更稀疏了。

     

    “爸你吃这个呀,韭菜猪?#21361;?#20320;以前老?#19981;?#21507;这个的,我跟妈都觉得那味道受不了。”

    他笑了,看起来竟然有点不好意思。

    母亲没说什么,问我:“你这次回来呆多久?”

    “我请了一个礼拜的假。”

    “就一个礼拜。”她?#25104;?#21448;沉了下来,“怎么就呆这么几天,一年到头也就回来这么一次。”

    “假不好请嘛。”

    是假的。

    “嘉嘉,你也不小了,男朋友好找起来了。”爸突然抬起头问了一句。

    “……有的,你们别操心帮我找。”我低头夹菜。

    “就上?#25991;?#36319;我提过的那个小孩,他爸政府机构里做的那个?”母亲突然问了一句。

    “对呀。”

    讨厌的公务员。

    “什么时候带他来我们家吃个饭,老说有有有,问你人怎么样又不肯说。妈帮你看看,你这个人,找男人眼光太差。”

    你自己还不是一样……

    我瞥了他们一眼,没敢把这句话讲出来。但我知道我妈不是真的那个意思,她是希望我好,她想对我好,也想对我?#19981;?#30340;人好。一想到如果我叫兆凌来我家,她一定会用一天的时间备菜,我就一点也不想叫他。

    我们跟父亲走两个方向,他说他早晨来看过杨夏了,就不再进去了。我知道他是觉得尴尬。我把他送到公交车站,从书包里拿出一叠钱:“爸,我多的也没有,你别再乱赌牌了,自己注意身体……也别再问妈要钱了。”

    他愣一愣,还是把钱拿了过去。也许是我的错觉,感觉他的手有点抖。公车来了,他朝我点点头,黑色夹克衫就消失在?#24471;?#36793;。他从前常穿这件夹克衫骑自行车带我,所以我一直记得。十年过去,夹克衫的颜色变淡了,也缩水了。

    我进病房的时候,母亲正在给他?#24618;啵?#22905;真是停不下来。

    “妈你坐一会儿吧。”我去接她的碗。

    “不用不用,这个弄不好又漏得到处都是,马上就喂好了。”她的手拿着调羹,?#30452;?#30340;皮肤很干,因为太瘦可以看见蓝色的静脉还有遍布的毛细血管。

    “你涂点?#35270;?#21568;。”我说。

    “你晓得他刚刚跟我说什么伐。”她?#35759;?#21069;的碎发撩上去一点,“拿着那一叠车票问我报销车费哦,做得出伐。”

    我不晓得该回她什么。 

    “要不是他,指不定根本不会出这种事……”

    “妈。别想了,这也不是爸的错。”

    边上的老头没睡着,天蓝色的条纹病服在被子里露出边边角,眼睛半眯着,耳朵可是竖得高高的呢,一句也不会漏听。也不怪他们,在这个病房里还能有什么新鲜事。家长里短都跟看戏一样。

    “你说他到底有没有意识啊……”我望着杨夏呆愣愣的目光叹了一口气。

    我跟母亲老早就讨论过这个问题了。因为他?#35805;?#27861;说话,我们还想出了一个办法,问杨夏,如果你认得出妈妈呢,你就眨一下眼睛。刚刚跟你说的这句话呢,如果你听得懂,你就眨两下眼睛。头一次的时候,问他是不是认得母亲,他真的眨了一下眼睛。那一下就像从老远的地方丢了一块石头到母亲的?#25104;希?#35753;她的脸都变形了。但是我们很快发现并不是每一次都灵验的,有时候做手势问他这是1还是2,他表达出来完全是错误的。或者有时候跟他?#19981;埃?#20182;就木愣愣地发呆,我们逐渐?#22836;牌?#20102;这个方法。

    医生让我们跟他多说话,可我们都讲了这么多年了,上千个日?#25214;?#22812;。也许人真的太贪婪,他睡着的时候我们要他?#25307;眩?#20182;?#25307;?#20102;我们又苛求他有意识。

    “那个男孩?#21448;?#36947;我们家里情况吗?”母亲的声音?#20599;?#30340;,音量倒是没变,她也不在乎别人听到。

    我耸?#22987;紓?ldquo;没怎么提过。”

    “以后总归要知道的,没什么坍台的呀。”

    “我知道。我就是没想那么多而已。”我用?#31181;复?#20102;戳他的?#22330;?/span>

    其实有一些瞬间我也想跟兆凌说,来医院陪我看个人吧。但那也只是想一想。我从来不想他与杨夏以这样的方?#33050;?#38754;,他也一定会觉得为难。

    “你这小孩,不要作弄他……”母亲把我的手打掉,“其?#30340;忝看?#35848;朋友他都很关心你的。”

    “喔唷妈,我又不是小孩,还不知道他……”

    “……你不懂,你还记得有一次在大学里,带那个男同学来家里玩伐?”

    “哪个啊……哦……”我大学里是有一个很?#19981;?#30340;男孩子,但其实最后也没谈成,那是我妈唯一一个觉?#27809;?#19981;错的,结果却不是我的男朋友。还真是?#22993;埂?#37027;时候我们常常一群人通宵在图书馆做项目,每天?#21152;?#35762;不完的话。在我的生活里,父亲,母亲,杨夏的身影……都变得越来越模糊,那些人把他们对我的重要性冲淡了。那大概是我人生中最无虑的几年。

    “你不是带他过来玩嘛,你们两个在阳台上?#19981;啊?#25105;看得出你还蛮?#19981;?#37027;个男孩子的,一直笑。后来你哥回来了,靠在阳台外面看了你们好久。还问我是不是你男朋友,人怎么样,对你好不好……”

    她这么一说我好像有点印象,那天他应该是来家里拿东西,妈还特地烧了一桌子菜,结果他晚饭也没吃就走了。那个男孩子还问我,你哥哦?我当时很不开?#27169;?#24403;着妈的面故意翻了个白眼,“我不认识他。”

    杨夏住进医院以后,我也曾出过一?#38382;?#25925;,转弯的时候视野盲角没注意到开过来的一辆大车,慌乱之间电瓶?#25377;?#32763;了,人被甩出去,?#31245;?#26575;油马路上,我疼得满脸是泪,带着哭腔就叫,哥……才突然惊觉他早就已经不能为我做任?#38382;?#20102;。

    所幸最后只是腿骨折。没有什么大事。

    在父亲还没有赌博,找别的女人,我们一?#19968;?#26159;正常的家庭时,杨夏一直是我心里最亲的人。我常常会跑到杨夏的房间玩。他的房间贴着乱七八糟的球星海报,还有圣斗士星矢的周边,有一天他买了两张磁带回来,某个新起的台湾男歌手,天天在房间里放,问我好不好听。我摇摇头,怎么跟老和?#24515;?#32463;一样的。他嗤之以鼻,讲我不懂音乐。吃饭的时候最不消停,因为我想看动画片,杨夏想看球赛,有时候吵得厉害还会打起来,最后总是以我的大哭收场。有一年我开始着迷于日本偶像剧,买了很多柏原崇的周边贴在房间里,杨夏路过都会臭着脸讲一句“丑死了”。真的是,自己满脸青春痘还好意思说别人。暑假的时候我买?#35828;?#29255;在客厅里放,他一直觉得我很弱智。

    “这什么狗屎剧情。”

    他在客厅里倒水,一边眼睛斜过来瞄两眼。

    “哪有,你看这个男主角,长得又帅,成绩又好,脾气还差……”

    “了不起啊?我成绩也很好,脾气也很差啊,你怎么不把我的照片挂在墙上?”杨夏不甘?#25937;酢?/span>

    有的时候,我去杨夏房间看书,常常会发现他跟我买了一样的书,这个时候母亲就会很生气,骂我们就会浪费钱:“一样的书你们不会交换着看啊?”

    杨夏很委屈:“我又不知道她要买什么书。”

    在我的印象里,很多个夏天,为了节约电费,一般都会开杨夏房间里的空调,他的房间比我大一点,而且他才不肯来我的房间呢。我总是赤脚坐在他的小床上看书,他就在旁边的桌上做功?#21361;?#29609;电脑。空调的风吹得他前额的头发一翘一翘。下午的时候母亲就会把切好的西瓜送进来,我们就坐在地上吃得肚皮弹进弹出(非常饱)。我其实说不上来杨夏有什么过人之处,他很小气,也不太搭理我,?#19981;?#20316;弄人,要紧时刻反而派不上用场,连功?#25105;?#25042;得教我。也许?#27424;?#24773;谊,仅仅是因为我们曾在无数个夏天头靠头一起吃了西?#24076;?#28165;凉的汁液滴滴答答地流在盘子里。母亲一直说我们都是漏斗下巴。

    “哥,你有没有女朋友啊。”我有时会突然戳戳他的?#30452;郟?#21313;三点兮兮地问他。

    “没有,干嘛。”

    “你快点谈一个啊。我想看。”

    “神经病。”他白我一眼。

    “那你以后谈了女朋友要告诉我哦。”

    “……知道了。”

    他从来没跟我讲过。

    我有点恍惚地想起兆凌的妹妹,那天吃好晚饭,他母亲还从那种礼盒装的水果篮子里掏出两个杨桃给我们吃。

    “哥,你过来给我讲题?#20426;?rdquo;小姑娘拉着他的?#30452;?#25671;来摇去。

    “你给我捣乱是吧。我天天在家没见你问我题目,我都大学毕?#30340;?#20040;多年了哪里做的来。”

    “诶哟你就看看嘛,就一道,就一道。”

    兆凌跟她进房间了,我被一个人丢在战场上,和他父母大眼瞪小眼。房间里传出小姑娘“咯咯咯”的笑音。我看着眼前的杨?#36965;?#20026;了分散注意力,在心里接龙了很多其他的水果。后来兆凌送我出门,我也?#34892;?#24515;不在焉,盯着马路朝前走。他小心翼翼地问我是不是生气了。我想了想说:“以后我跟你妹妹,你帮谁啊。”

    他?#35785;?#19968;下就笑了,问我你几岁啊?

    其实他就算说帮妹妹我也不会生气的。

     

    杨夏就肯定会帮女朋友的,想也不用想。

    女朋友确?#24403;让妹?#26377;用,他醒来以后一定会这么说。六年前的夏天,我外出工作的第一年,半夜忽然接到母亲的电话,让我马上买最快的机票回上海。你哥哥开摩托车撞了,?#19997;?#33021;救不回来了。她在电话里说。我记得当时我的机票钱都是临时问同事借的,带?#24605;?#20214;?#36335;?#23601;赶了最快的飞机回去。白瘆瘆的医院里,我跟母亲在走廊里坐了很久。父亲的电话一直没打通。我一直坐在位子上,脑子空空的,母亲坐下来又站着,站着又坐下。我只是一年没看到她,她看起来像老了很多岁,最后她走到我旁边,?#31181;?#25423;住椅子的扶手,嘉嘉,你来替妈妈做决定。你讲救,我们就救,你说不救,我也听你的。我睁大眼睛不敢看她,觉得?#21648;?#30340;酸水几乎要翻到喉咙口,忍不住奔到卫生间去吐了。我知道母亲很想救他,那是她的孩?#24433;。?#23601;算是活死人也是活着。可是如果这样的话,这一辈子她都不可能再好好地轻松地活了……

    他最后一次跟我?#19981;?#36824;是在两天前,那个时候因为我们不常见面,反而变得?#25512;?#20102;。他还问我什么时候回来,家里的钥匙换了,他骑摩托车来接我啊。我说我今年工作有点忙,可能不回来了。

    我很想回忆起杨夏从小到大的样子,但是我什么也想不起来,连他的脸都模糊了。小学的时候?#22016;?#20219;跟我们说,不能乱玩铅笔,其他地方没关系,但如果戳到口鼻三角区的话,就会死掉。后来有一次我把手撑在两张桌子上玩荡秋千,一只手上还拿着铅笔,脚落下来的时候不小心崴了一下,手里的笔头戳到了下嘴唇边缘,出了很多血。有一部分铅芯留在皮内,我吓得晚上不?#19968;?#23478;,觉得自己要死了。我在学校的操场里走了很多圈,觉得自己的人生还什么都没做过,又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回家了。杨夏在房间里写作业,听到我在卫生间里哭,问我怎么了,我跟他说我要死了,以后我的房间你可以用作书房了。他把我拉到灯光下捏着我的下巴把我的脸转来转去,检查那个已经结起来的黑色小点:“……死不掉的。要是有什么事,?#19968;?#25937;你的。”

    “真的吗……”我又想哭。

    “真的。?#19968;?#25937;你的。”他低下头,看着我的眼睛说。

    不知道在里面呆了多久,等我出来的时候母亲正坐在外面的椅子上,她的眼底发青,用一种近乎?#26159;?#30340;眼神直愣愣地望向我。

    “妈,不救了……我们不救了。”我轻轻地说。

     

    冬日的阳光暖融融的,在病房里下了安眠药。杨夏睡着了,母亲也在椅子上打盹,她太累了,不知道是因为快六十岁了一天还要打两份工太过吃力,还是因为在生活的累里泡得太久。

    她一直都表现得很坚强,只有那么一次,两年前杨夏忽然情况变得不太好,医院发了病危通知的时候,她的眼睛充血,伏在病床上问我,为什么,我已经这么努力了,什么时候,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上个月他又被发病危通知的时候,母亲连叫都没有叫我,她的声音听起来疲惫,但是冷静,问我能凑上多少钱……

    那个时候如果不是杨夏的女朋友赶来在医院里哭着求母亲,救救他,求你救救他,母亲一定也就同意放弃了。她明知道这是一个无底洞,明知道没有意义,可她是母亲啊,全世界只有她不能放弃。只要有一个人对她说,救救他,她就再也不可能硬下心肠。半年以后,他的女朋友便再也没出现过。而母亲,十年,二十年,她的一辈子都不可能再离开这个医院了。

    第三年的秋季,杨夏在某个清晨?#25307;?#20102;。还是母亲先发现的,她找到护士的时候手还在抖。连医生都觉得挺惊讶的,跟我们?#30340;?#24674;复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但是他不会?#19981;埃?#33021;动的地方也不太多,只有眼睛会转一转,大多数时候也都是病怏怏的神情,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人事。我想象不出对杨夏来说,有比他知道发生了什么更残忍的事。

    年初五的时候又是晴天,隔天我就要走了,于是买了一束向日葵去医院。我把向日葵插在瓶子里,放在杨夏能看见的那个角度:“真的,哥,现在的花店太黑了,一束向日葵收我五十多块钱……”

    母亲炖了一点鸡汤,我问她能不能给我吃,反正给杨夏也是浪费……

    我们联合起来想出一个整人的游戏,就是去掐他人?#23567;?#26368;近医生要给他做什么康复训练,一直要用手掐他?#20146;酉路劍?#21548;说非常疼,?#30475;?#36825;个时候,呆呆的杨夏就开?#21152;蟹从Γ?#32780;且?#20174;?#24456;大,脸皱得跟婴儿似的,我们都觉得很有趣。现在我只要假装?#20040;竽粗?#24448;他按过去他就会条件反射地别过头去,脸皱成一团,我就很没?#22841;?#22320;咯咯乱笑。

    兆凌发消息问我明天要不要去他家,他爸开车送我们去机场。其实我没跟母亲说实话。那晚在兆凌家里,他母亲一边递水果,一边跟我讲:“两个孩子在家里热闹,不过有时候也很烦的,你看着像独生子女吧。家里还?#34892;?#24351;姐妹吗?”

    我本来想说没有的,不知道为什么改口说:“我有个哥哥……不过一直住在医院里。”

    “哦……那是蛮?#37327;?#30340;。”他母亲勉强一笑。

    “那你们家,以后经济压力蛮重的。你这件事有没有跟兆凌讲过?”他父亲掐了烟跟我说。

    兆凌没有说话。

    我们家不指望男人的。那是我没有说出口的话。

    我关上手机。我猜母亲这次一定又赢了,她的见识总是比我多,比我准。但她有一件事想错了,我知道爸为什么留着那叠车票,就当是我一厢情愿好了,他只是想告诉母亲,你看,我不是不关?#27169;?#19981;是不后悔,我也来过的,我也尽力了啊……

    而我,也不是现在才没有眼光,上学时就是这样的。那一阵子我暗恋学校里的一个学长,常常会在吃饭的时候失魂落魄地发呆。连父亲都笑我大了,?#34892;?#20107;了。

    那天早晨,天气比往常还要?#30130;?#19971;点多空气就热得哄哄响。我没精打采地跟杨夏一起走到公交车站,快到的时候他突然问我:你是不是谈朋友了?

    我犹豫了一会儿,摇摇头,又点点头。

    他不?#19981;?#20320;?

    我拎着书包带子不说话。

    杨夏忽?#35805;?#25163;插在口袋里,有点不乐地快走?#35762;劍?#36710;流经过的风吹起一点他的衬衫边角:有眼无珠,有什么了不起的,哥帮你找。

    我抬起眼睛,杨夏的耳廓和后脑勺都消失了,他后脑勺的旋很怪,跟别人反的,从前我总是嘲笑他。那个夏天,在?#31508;拼?#30340;空气中一去不复返。我看到他呆滞的眼睛看着前方的向日葵,像一个出生不久的幼童。

    呆子。我用手戳戳他,在母亲看不见的地方,我弯下的背挡住了午后还剩一点点的太阳。他的眼睛没有动,还是往前看着。哥……我们,做错了吗……哥……我无声地说道。那一瞬间,他好像把眼睛看向了我,而我感到身体里有什么部?#30452;晃?#24418;的绳索仅仅拽住,扯着我离这这张脸越来越远。

    我来不及,也再也不可能告诉杨夏,虽然仅仅只有那个短暂的时刻,短暂得像汗水滴在柏油马路,被热气蒸发。我却曾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

    只要他在,哪怕以后再没有人?#19981;?#25105;,没有人会再爱我,都没有关系。

    责任编辑?#20309;?#22825;成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

    黑龙江快乐十分计巧
  • <menuitem id="5hubs"></menuitem>
    <dl id="5hubs"><menu id="5hubs"><small id="5hubs"></small></menu></dl>
  • <li id="5hubs"><tr id="5hubs"></tr></li>
  • <dl id="5hubs"><s id="5hubs"></s></dl>
  • <menuitem id="5hubs"></menuitem>
    <dl id="5hubs"><menu id="5hubs"><small id="5hubs"></small></menu></dl>
  • <li id="5hubs"><tr id="5hubs"></tr></li>
  • <dl id="5hubs"><s id="5hubs"></s></dl>
    内马尔所有专属球鞋 最强nba抽球星必中技巧 棋牌平台贴吧 15选5跨度属性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时间 神测网加拿大28app 安徽时时一天几期 北京赛走势图什么看 澳洲时时彩在线计划 竞彩比分直播新浪老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