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广告

  • <menuitem id="5hubs"></menuitem>
    <dl id="5hubs"><menu id="5hubs"><small id="5hubs"></small></menu></dl>
  • <li id="5hubs"><tr id="5hubs"></tr></li>
  • <dl id="5hubs"><s id="5hubs"></s></dl>
    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呐,你们要的正能量 作者/阿芙拉

    发布时间:2019-03-08 15:12|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19981;叮?#35831;推荐给您?#21584;?#21451;。我要分享到:

    字幕人生

    文|阿芙拉

    像我这样乘地铁里的自动扶梯时,能被头顶的换气系统滴下来的水准确无误地砸中手中咖啡杯的人,去交大的草地边上坐着晒太阳,能被路过的小孩子一击打得嘴唇出血的人,无论如何,也不太可能会是一个太高兴的人。

    我的电脑桌面上有一个专门的文件夹,保存着一些珍贵的影视截图,不是那种唯美的画面,动听的情话,或者可以发到首页的金句,而是那些让我觉得好有道理、无力反驳、好准确哦、“这他妈不就是我想说的吗”的丧气话。

    每当“头顶的换气系统渗出来的水滴进站在上行的扶梯上的我的咖啡里”这样说不上是倒霉还是?#20197;?#30340;事情发生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的截图库里都可以找到一句恰到好处的台词,来形容那些复杂的心情。

    我经常在起床的时候想起《追忆潸然》里坂元裕二形容一个人丧气的台词:“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自己放弃这一天。”带着已经放弃的心情去开启一天,毫无期待的话,说不定还会有些意外之喜,比如开门下车的时候竟然没有撞到头。

    ?#30452;?#22914;工作中碰到总是发“在吗,在吗,在吗在吗在吗在吗”过来的人,?#19968;兀?ldquo;在”,对方半个小时后又问:“在吗,在吗,在吗在吗”,有耐心的时候,我可能会像?#20309;?#32593;站的?#22836;?#19968;样劝导:亲,这边建议有事直接说,不要问“在吗”哦,浪费亲亲的时间哦。没耐心的时候只想携我《冰血暴》的侦探一起问天问你问大地:“这些糟心事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委屈的时候,整个人的状态也会如台词一样起起伏伏,一开始可能充满了怨气,昂扬着?#20998;?#24819;要狠狠地还生活一击,犹如大上海找刺的依萍,咬牙切齿地说:“我恨你们所有人。我要笑着看你们每个人哭。”旋即又想,哼,你以为你报复得了谁呢?自己的日子都过不好,还想笑着看谁哭,你可真是既蠢又坏……当大脑一不小心开始回想自己做过的蠢事,往事?#30171;有?#32827;闸口倾泻而出,《真探》里我们颓丧帅气的马修·麦?#30340;?#30340;台词淡入:

    “我的人生就是不断扩大的一塌糊涂。”

    去年夏天,我租住的小区开始试行垃圾分类,每天只有早晚两个时段可以扔垃圾,早晨那一段我一般还没有起床,晚上那一段我一般还没有回家,其余时间垃圾房门锁紧闭,更不用说整理垃圾这件事本身的复杂,常去日韩旅行?#21584;?#21451;们一定能懂得垃圾细分这项任务多繁琐。《今生是第一次》里,?#20449;?#20027;能谈上恋爱,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智商很高的男主在垃圾分类这件事上的无能。

    每当家里囤积了一些无法扔掉的垃圾,我的眼前就会出?#30452;?#24220;恨铁不成钢地数落大家的台词:“连垃圾都扔不了的人,在垃圾眼里也是垃圾。”

    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我曾经也是个?#21149;?#25171;扫?#21584;?#23401;,到如今只想把自己塞进垃圾自弃桶。我甚至能够想象自己成为了不再扔垃圾的松子,一天到晚,与巨大的黑色垃圾袋作伴,好歹空间上有种紧凑感,免得晚年独居的生活格外孤独。

    去年年底,生活里遇到了一些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的破事,上海又一直下雨,周末我在床上一躺一整天,时不时像《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里的苏茜一样,明明哭了还要大骂:“妈的,我脸上怎么有水?”

    这样的周末,无论再怎么不吃东西不做事,只要还活着,就难免会生产出一小袋垃圾,没想到这一小袋垃圾,最终成了我坚?#21482;?#21040;令人讨厌的周一,收拾好自己出门面对生活的理由,想活得好一点,至少不要被垃圾看不起:

    “无论发生了什么,也要扔垃圾。”

     

    用爱对抗一?#34892;?#24187;,用文艺对抗一切庸常

    文|金子棋

    买了双新鞋,天蓝色的底,仔细看会看到鞋面上的飞鸟图案,侧面绣着这双鞋的明星设计师的出生年,?#20013;?#23383;体的1989,?#36335;?#23558;鞋竖起来就会变成一瓶有年份的葡萄酒。我穿着这双新鞋站在商场的自动扶梯上,虽然是周末,可是因为这栋楼里大部分隔间都被公司租用了,只有几间连锁的咖啡店和美容?#28023;?#25152;以几乎看不见什么人。

    电梯带我离开地面,我站在半空中,被一个孤零零的小女孩吸引了?#25239;狻?#22905;瘦瘦黑黑的,不停地从透明台阶上跳下来,因为个子小的关系,整个人看起来很轻盈,伴随着清脆的落地声她小巧的运动鞋会?#20102;?#19968;下,然后她又马上爬到台阶上,再跳下来。我马上明白过来,她乐此不疲地上蹿下跳只是为了看那双震动感应的?#28034;萍己?#37327;的童鞋发亮。

    大概是新鞋,我想,电梯将我带到看不见她的地方。

    大部分时候我也看不见我自己,眼下的生活,我们只能看见眼下的生活,我们被无止境的物?#35270;?#26395;、偶尔冒出的雄心壮志、处理不完的人际关系以及望穿秋水的理想深深埋在最底下。往往要拨开三四个熟悉或完全不熟悉的人的八?#35029;?#22909;几个朋友比你强的地方,一两个?#20302;?#20851;注的厉害角色拥有的你想也不敢想的东西……才能看见你自己,躺在地板上,被一切不属于你的事物埋葬。

    除此以外还能做什么呢?

    认识了新?#21584;?#21451;最容易被问到的问题就是:你空闲的时候?#19981;?#20570;什么?其中十个人会有九个回答:看电影、看美剧、打游戏,也有会补充说看书、听音乐的。反正,都是一个人就可以做到的事情。这大概就是其他的事情,除了庸?#23396;?#30860;的生活之外唯一重要的事情。我认识一个农民工作者,是真正?#21584;?#27665;工,你一看到他就会知?#28010;?#29983;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在他的工友喝酒赌博大保健的时候,他窝在宿舍的床头读马尔克斯。有一次他在朋友圈发照片,无意间拍到的书柜书塞得满满当当。?#19968;?#35748;识一个中年阿姨,平时在医院里?#34987;?#24037;,无论是工作的时候还是私底下都骂骂咧咧满口粗话,因为资格老,一直在医院里耗着,跟她共事的阿姨觉得她没本事还脾气大,没一个?#19981;?#22905;,不和她一起吃饭,甚至嫌弃她挂在电梯间的裤子气味大,再也没人去那个电梯间休息。那个满嘴切口的阿姨,咋咋呼呼一天,只有回到空无一人的家里,坐在躺椅上听昆曲的时候安静下来。而我认识的最多的人大概就是文艺青年了,有把一两千块的研究生奖学金全部买书看的学?#35029;?#20063;有?#29273;?#23110;本都拿去买黑胶唱片的公务?#20445;?#34429;然更多的是什么事也不干,什?#35789;?#20063;不看,到处混圈子发照片的少男少女。他们穿着最文艺的裙子,发最文艺的感慨。不过有一具空壳,也总好过一无所?#23567;?/p>

    看书到底为了什么呢?那些柔情似水的诗句,逐渐涌进你心房的乐曲,那些为你打开一扇扇大门的篇章,是生活中唯一的闪光。总要做许多不情愿的事情,才是人生,而这些不情愿要是为了钱的话不就太令人沮丧了么。况且你又能赚多少钱,十万?一百万?一千万?很多人一辈子也没看到过一千万。想想有多可怕,为了钱去生活,当你闭眼的那一瞬间,?#31995;?#21578;诉你,你这辈子赚了436.2万人民币,生了一个儿子,开坏了两台车,离了一?#20301;椋?#20320;可以安息了。你会?#25442;?#20174;床上蹦起来给?#31995;?#20004;巴?#30130;?#24403;你为了爱、真理和自由而活,他就会告诉你,你这辈子爱过三个女人,她们也炽烈地爱过你,你看了13675部电影,4516本书,听了189367首动听的歌曲,了解了80%关于人生的真谛,你被37个人记得,被12个人深?#20852;?#24565;着,你可以安息了。

    就像那个孤零零的小女孩一样,我们上蹿下跳,不就为了在跌落的那一瞬间,看见生活的闪光吗?而艺术中蕴藏着“真善美”最丰富的宝藏,只有文艺才能抵抗一切庸常。

     

    如果你看到前面有阴影

    文|梁莹

    早上七点半,小梁准时被楼下广场舞的音乐声吵醒。凭着广场舞音乐声,她知道今天是个好天气。准确来说,是?#19997;?#19981;在下雨。对阿姨们来讲,中雨及以上的天气才算坏天气,除此之外的所有日子她们从不迟到,更?#25442;?#32570;席,包括0度低温和40度高温。?#25512;?#36825;点,小梁就觉得她们一个个都是厉害角色,简直没有什么事是她们做不出来的。她们站在草原望?#26412;?#23567;梁站在六楼望她们。小?#22909;?#22312;小区里碰见一个阿姨,就要忍不住幻想她跳舞时的样子,推测她站在广场舞队列里的哪个位置,以及思考她会?#25442;?#21644;旁边的老头眉来眼去。屡次被吵醒的她终于决定早睡早起,并自我暗示:我这是为了健康。理想和现实总会有些差距,比如小?#21644;?#24120;只能做到一半,也就是早起。

    只要起得足够早,噪音就追不上我。

    前段时间江浙沪阴雨连绵,身边所有人怨声载道,只有小梁一个人默默感到庆幸,她终于可以晚一点醒来了。不过也不能晚多久,因为有一个科学又伟大的发明,叫做钉钉打卡,它极大地锻炼了小梁的时间管理能力,暴走速?#32676;?#24515;肺功能。?#35789;?#23567;梁年后从未去过一次健身房,她也没有感到愧疚,因为她学会了把运动融入生活中,这就是习惯的力量。

    每一个不曾暴走的日子,都是对钉钉打卡的?#20960;骸?/p>

    下午三点,小梁坐在办公室里嚼完了一整瓶口香?#24688;?#37027;是她刚才在楼下便利店经过复杂的千焦千卡的换算,份数克数的换乘,在六七种糖中选出来的热量最低的无糖口香?#24688;?#19968;般她工作进程被卡住的时候就会做这种事。这已经是她极为理智的时候了,她曾经吃掉了半斤锅?#20572;?#20877;吃了点健胃消食片。尽管如此小梁还是没有掉过链子,那是因为,deadline是第一生产力。

    阳光的阴影反射到她的键盘上,她顺着光线一看,外面已经出了很暖的太阳。她总觉得在这样的早春应该买杯咖啡坐在户外长凳上,一个人,?#22836;?#21574;,和朋友一起,就大笑。

    如果你看到前面有阴影,别怕,起身把窗帘拉好,然后继续工作。

     

    认清生活的残酷

    文 | 卫天成

    我们的文章经常收到三种评论:1.看不懂 2.三观不正 3.负能量。

    “看不懂”是理解力和耐心的问题,这是无解的,因为他可能也“看不懂”任何解?#20572;?#22240;而也就没有必要做什?#21767;?#37322;。“三观”是一个太大的问题,这是多解的,但既然我们秉承多元,无论抱持何种三观,都应该被尊重。至于所谓的“正能量”和“负能量”,就很合适拿来做一番讨论,这两个概念,我觉得很大程度上则是被误解的。

    伊坂幸太郎说:总觉得什么事都要有意义,这是人类的恶习。

    那么,同理,总觉得什么都要有“正能量”,难道不也是一种恶习吗?

    罗曼·罗兰的名言曾被引为我们做内容的标准——“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残酷真相后依然?#21149;?#23427;”。

    多?#21767;?#20154;热泪盈眶而备受鼓舞!燃爆!

    让我联想到我?#19981;?#30340;那些?#29228;?#30340;故事——是朱评曼倾家?#24202;?#23398;屠龙之术,苦?#21857;?#24180;而成,?#20945;也?#21040;任何一条龙的影子。是愚公移山,夏去秋来,却只从渤海往返了一次。是夸父?#20998;?#22826;阳,在半?#31350;?#27515;。

    充满着“失败”和“挣扎”的浪漫。

    但大部分人的?#38750;?#30340;“正能量”是不存在这个前提的——认清生活的残酷。他们囔囔的应该是另一回事,?#26194;?#23398;,心灵鸡汤,具备?#28010;?#24847;义上的那些?#26194;?#30340;元素,具备一个?#19978;?#35937;的璀璨的光明图景,因而感受到前行的力量。这股力量是由“?#26194;?rdquo;导向的,通向某个具体的“目的”,虚妄的,却是可以?#32784;?#30340;,嗯,这样的正能量。

    因此他们默认事态?#25442;?#21521;更好的方向发展,抵触一切与之相对的东西——那些被定义为“负面”的事物——但人生早已证明,往往事与愿违。而倘若觉得这很“丧”,则是因为没有学会从“失败”和“挣扎”中汲取力量。

    譬如《火花?#32602;?#24503;永,?#38750;?#26790;想却不愿违背自己的原则,?#24597;?#30896;壁,最终不得不搁置梦想,但在火花绽放的时刻,他说,“只要还活着,就?#25442;?#26377;?#21040;?#23616;,我们仍然在故事的中?#23613;?rdquo;

    譬如?#26635;?#20029;芙基特里奇?#32602;?#22885;丽芙,咀嚼着人生的遗憾和孤独,自杀?#27492;?#30340;她,看着窗外的飞鸟说,“这个世界让我感到挫败,但?#19968;?#19981;想离开。”

    譬如《活着?#32602;?#31119;贵,历经世事变迁和人生苦难,依然拼尽全力地活着,背着外孙?#21908;?#31505;着说出那?#25105;?#21619;至深的台词,“小鸡长大了就变成了鹅,鹅长大了就变成了羊,羊长大了就变成了牛……”

    会迷茫,会无奈,会落寞,会心碎。一直都会。“失败”和“挣扎”是生活的常态。但没有关系,就像《火花》里我看哭的一幕,失意的卖唱歌手弹着吉他唱起“吹起口哨向前走吧,我沮丧?#21584;?#21451;啊。虽然世事无常,天上的?#20999;?#20381;旧美丽。”

    ——只要活着,就已经是最大的正能量。

    责任编辑:一个App工作室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

    黑龙江快乐十分计巧
  • <menuitem id="5hubs"></menuitem>
    <dl id="5hubs"><menu id="5hubs"><small id="5hubs"></small></menu></dl>
  • <li id="5hubs"><tr id="5hubs"></tr></li>
  • <dl id="5hubs"><s id="5hubs"></s></dl>
  • <menuitem id="5hubs"></menuitem>
    <dl id="5hubs"><menu id="5hubs"><small id="5hubs"></small></menu></dl>
  • <li id="5hubs"><tr id="5hubs"></tr></li>
  • <dl id="5hubs"><s id="5hubs"></s></dl>
    足彩任选九场投注规则 vr赛车是正规彩票吗 2019年743期期好彩 sup游戏机怎么样 吉林11选5开奖5结果手机版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规则 足彩14场最新分析预测18076期 重庆时时真的么 北京赛pk10稳赚技巧 北京体彩35选7历史开奖